妮子的三天

1 1


   
   
    妮子的三天
      
   
    1
   
    妮子干这个商店已有五年了,自从嫁进石家起,妮子就放下了做姑娘时的娴静,起早贪黑地持着这个店。
    店面不大,只有数十个平方,挤挤歪歪地摆满了小学生需要的各种小商品,学习用具、小型玩具、杂七杂八便宜但诱人的小食品。
    上学和放学的时候是妮子最忙的时候,学生们前拥后挤地站了满满一屋,一毛、五毛地伸着小手,清脆地喊着阿姨,诉说着自己的需要,妮子微笑着答应着,收钱、取物、找钱,一个一个满足着孩子的要求。
    忙忙乱乱了半个小时,才逐渐安静了下来,离放学过去了四十多分钟,孩子们已基本走净,妮子抱起在角落里独自玩耍的儿子,急匆匆地锁了门,屁股一扭一扭飞快地交换着双腿。
    家离的不远。在机械厂工作的丈夫通常这个时候已经做好了午饭,婆婆瘫倒在床,这一年内更是不能动弹,生活基本上全靠儿子,媳妇来照理。妮子推开虚掩的门,气喘吁吁地放下怀里的儿子,饭菜已整齐地摆在桌上,丈夫正在喂着婆婆吃饭。
    妮子叫了一声妈,拿起毛巾给自己和儿子擦了擦手,把毛巾在水里揉了揉,拧干给婆婆擦了把脸,用手拢了拢婆婆的头发,遇到了婆婆温柔感激的目光,妮子笑了笑,对着丈夫说了句,喂饭慢着点,别噎着了妈。
    把儿子拉到怀里,端起儿子的饭,爱怜地看着儿子,一口饭一口菜地喂着。三岁的小宝胖胖乎乎,虎头虎脑,很是懂话,看着妈妈忙来忙去从不缠着妈妈,自己随便找个玩具和自己玩着。
    妮子喂完儿子的饭,伸手在儿子嘴上一抹,说声自己去玩吧,就招呼上了老公,给妈的饭喂完了吧,喂完了就赶快过来吃。丈夫应了一声,妮子拿双筷递到老公手里,两个人也不搭话,各自埋头吃着。
    下午回来你拐个路给妈买瓶眼药水吧,妈最近眼睛老流泪,妮子放下碗跟丈夫说着。走到里屋把小宝抱起,抬头看了一下表,碗你不想刷了留下我晚上回来刷,话音没落人就闪到了门外,半截声音飘在门口。
    学校大门还未开,但大门口已经围满了不少的学生,天热,多数的学生嘴上都叨根冰根吸吮着。
    妮子打开商店门,把柜式冰箱推到门口,身后就挤了几个孩子指指点点地选着冰糕。
    上学的孩子已越来越多,妮子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忙碌,不过还好,上学时的孩子是持续不断地进来的,不比下学那会,孩子一窝蜂地涌进来,一群小鸟似的,叽叽喳喳,不停地喊着阿姨,挤归挤,妮子并不担心,孩子单纯,很少发生丢东西的事情,孩子们把选好的东西拿在手中,排队等着妮子收钱。只是忙,一角两角五这种手术虽然漂亮 但是可要小心角的,顶大的消费金额也不会超过两元,妮子收钱找钱,很是繁忙。
    这样的日子已经过了五年,只是这三年又多了儿子小宝,婆婆虽然这两年压根帮不上手,但在妮子刚嫁进来这个家时,婆婆没少给她母爱没少疼她。儿子也懂事听话,有这一切在背后撑着妮子,妮子的忙碌就是积极的,轻快的,幸福的,只是,只是……,妮子闭上了眼,轻轻摇着头,似是摆脱的样子。
    妮子赶天刚黑回到了家,丈夫还没有回来,妮子扭开灯放下儿子,叫了一声妈,走进婆婆的房间,为婆婆打开灯,婆婆看到妮子,回了来妮子?妮子嗯了一声,饿了吧妈?走过去把被子靠起,用力拖着婆婆的身体,坐一会妈老躺着容易生褥疮。嘴里说着把婆婆身子放好,等一会妈,我去把饭煮上过来给你擦身子。
    妮子转身进了厨房,中午的锅碗泡在水池里,妮子捞起打上洗净洁哗哗洗了,抓了几把体重和减肥没大关系关键看脂肪米扔到锅了一淘,拔开火炉盖把水壶里的热水倒进饭锅,把锅座好,伸手够了一块酥饼给儿子送去世。
    儿子自顾自地看着电视里的动画片,妮子瞟了一眼电视,知道放的是最近流行的《宝莲灯》。
    妮子却无心去看,钻进卫生间打了盆凉水,又拿起暧瓶添了些热水,用手拭了拭,端进婆婆的房间。
    刚走到门口,就闻到一股异味,婆婆的眼神躲闪着不敢看妮子,妮子放下水盆,笑着,怎么了妈,肚子又和你闹别扭了?婆婆红着脸,肚子疼,还没来得及喊你,就……。妮子看到婆婆的表情笑了,怎么了妈,跟自己媳妇还害羞呢?婆婆更不自在了,妮子赶紧忙着脱裤子擦拭,换了几盆水把婆婆全身都擦了一边,扑上痱子粉,屁股下面垫了一沓纸,找出一套干净衣服,给婆婆换上。
   
     2
   
    婆婆命苦,十八岁嫁进石家,先后生了四男一女,小儿子还不到三岁的时候闹起了鬼子,公公胆小,在鬼子到来的前三天带着一家老小和一些值点钱的家什回到了老家。
    谁知鬼子可恶,很快就侵点了这片大地上的每一块土坎拉,那时惟一的女儿捷妤已经十多岁了,在鬼子最肆虐的那段时间,公公就让婆婆、女儿、小儿子住到早已废弃的红薯窖里,用一根绳子钓个竹蓝,每天半夜公公起来偷偷地把绳子提起放上吃食,再把竹蓝放下,盖上通风的木盖子,上面再堆上一堆豆杆。
    村子里的姑娘媳妇被鬼子蹂躏的不少,婆婆和女儿却平安无事躲过了鬼子的洗劫,眼看着鬼子就要离去向前方挺进,公公看着口风松了,就想回去看看城里的家被毁成什么样子。
    两个儿子年幼不敢阻拦,婆婆不知,公公趁天黑骑着毛驴走了半夜到了城里的家,门窗和玻璃都已砸碎,经过鬼子的洗劫,更是七零八落,只剩几件破旧的家俱,也是缺胳膊断腿了。
    公公心里骂着鬼子,却不敢停留,又骑上车往回赶,快到村口的时候,天微明了,公公远远看见一个鬼子站着撒尿,就慌忙地把毛驴打转弯,却还是被鬼子看到,鬼子拔招喊着人,身后跟了一群鬼子向公公扑去。
    最近村里闹共匪,鬼子搜了几次却没找出头绪,大清早的看到公公从外面进村,又是一副慌慌张张的表情。鬼子打着公公让公公招认消息是怎么传进村的,公公实在招问不出,就被骂着八哥呀路给毙了。
    婆婆在窖底尚且不知,只是奇怪一连几夜都是大儿子来送吃的,追问大儿子,大儿子也不知究里,婆婆情急之下,留下女儿和小儿子,自己出了窖。
    鬼子夜里刚走,婆婆跑进村里找公公,刚跑到大路口,就看到有人奔过来,看到婆婆,石家的,你家男人……,婆婆慌了,知道出了事,随着来人跑到公公身边,公公身上身边的血早已干透,婆婆呼天抢地。
    后来婆婆带着四个儿女返了城,从此未嫁,一个人卖菜卖水果养着四个儿女,大儿子慢慢大了,看母亲辛苦,死活也不肯再上学,帮着母亲卖东西。二儿子和女儿都争气,考上了大学成了公家人。婆婆只有一个女儿,虽说不上娇惯但还是比疼儿子多疼了些,惟有小儿子招工进了厂。
    婆婆一生吃尽了苦,对人总是谦卑和善。妮子刚嫁过来时,婆婆虽说手脚不很利索,但依然可以干些家务活,待妮子比待女儿还亲,婆婆看妮子刚进家门半年不到,就帮衬家里从嫁家借了钱做起了生意,心里疼不过就把妮子所有的家务活全承包了过来,妮子回到家里,硬是插不上手。
     3
    婆婆临老了却摊了这个病,四个儿女俱已长大成家,该是受了一辈苦享福的时候了,婆婆却……,妮子对婆婆艰辛的一生充满了同情,纵是不说这层婆媳关系,仅是两个相处融洽的女人,妮子也是对婆婆有着许多依恋与爱意。
    妮子把婆婆归拢整齐,忽然想起了饭锅,急忙倒了水进了厨房,汤汁溢的四处都是,稀饭已熬成了粥,妮子回到客厅看了看钟表,九点多了,丈夫还不见回来,恐怕已经在外面吃过了。妮子也无暇多想,折身回到厨房看了看粥差不多够三个人吃了,抓起白菜嚓嚓掰了几个叶,麻利地炒了两个菜。
    妮子把菜往盘子里一样拔了一点,把剩下的盛好端上桌,招呼着儿子,小宝你过来先吃着,妈等一会喂你。回身把儿子的饭端了出来。
    妮子一手端饭一手端菜进了婆婆的房间,妈,饿坏了吧?婆婆疼惜地看着妮子,累坏了吧?还行,妈,张嘴。妮子一勺一勺地喂着婆婆吃饭,妈,眼睛还磨人吗?还磨人,老毛病了,不管它。婆婆口里含饭说话有点含糊不清。我让石刚给你买眼药,都这会了还没有回来?妮子看着婆婆中午才擦过的脸,泪水又顺着脸庞,结了两行粘粘的痂。妮子的心疼疼的,喂完了婆婆的饭,又给婆婆找来两片止泻药喂婆婆吃了,伸手抹抹婆婆的嘴,妈,躺下吗?你忙吧,我再坐会。
    妮子点了点头,回到客厅,儿子把饭菜拔弄得到处都是饭粒和菜叶,儿子可能是饿了,饭吃下去了一半。
    妮子端来自己的饭,狼吞虎咽地吃着,不时为小宝夹根菜。小宝吃着吃着放下筷,妈妈我要睡。妮子口里应着,小宝你把这点饭吃完,妈妈就让你睡,一边说着一边更快地吞咽着饭。
    妮子端起儿子的饭,只几口就喂进儿子的肚子里,放下碗,把儿子拉进卫生间,兑了一盆水,小宝站在盆子里,玩着水又有点兴奋了,撩着水珠逗母亲玩。妮子笑着,不时在儿子身上吻一下,给儿子洗完身,抱回了房间,拉开枕头,在儿子额头上亲了一下,说声宝贝睡吧,转身离开了。
    妮子洗好碗筷,自己寒冷冬季里的养生之道也冲了个澡,婆婆又拉了点,妮子把垫的纸抽走,帮婆婆擦了擦,又重新垫上纸和尿布,把婆婆身子放平,黑了灯。妈,不早了,睡吧。
    妮子在床上翻天覆地盼着丈夫,十点半了,丈夫还不见回来,妮子的心疼着,流了两行泪,可终究抵不住疲劳渐渐了睡着了。
    门响了,迷迷糊糊的妮子惊了一下,知道是丈夫回来了,挣扎着起了床,为丈夫放好水。刚,你去冲一下,睡吧。
    石刚仔仔细细冲洗了一遍,神情略显疲倦,是那种兴奋过后的疲倦,石刚对着镜子刷了一口的沫,含了几口水,扑扑地吐着,抹抹嘴,进了卧室。
    石刚进了屋撞上了妮子幽怨而期待的眼神,心里一惊低下了头,跳上床,伸手搂住妮子。睡吧,累了一天了。石刚刚闭上眼,妮了的身子贴了过来,搂住石刚的腰,石刚知道妻子想的是什么,抬起搂妻子的胳膊,在妮子肩膀上拍了拍,睡吧,明天还要早起呢。
    妮子不动了,嘤嘤哭了起来,石刚慌了,却不知说什么话好。
    妮子哭了阵,停止抽噎。石刚,你还爱我和孩子,还爱这个家吗?石刚想也没有想,爱!那你爱她吗?爱!那我们两个谁更重要?不知道!我只知道我离不开你和儿子!那你打算怎么办啊?不知道!
    妮子又开始哭了,石刚搂住妮子,紧紧地,脸上也掉下了泪。
    许久,妮子平静了下来。睡吧,我等你回来。石刚狠狠地点了点头,一脸泪水,在妮子脸上亲了又亲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5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Templated by 群居

手机/微信/QQ:18818770001

©群居

GMT+8, 2018-10-18 05:42 , Processed in 0.321987 second(s), 35 queries .

服务热线:18818770001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