苦恼日记

lhpto 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[复制链接]
3 3

苦恼日记
  

  苦恼日记

  

  ——张永田

  

  

  九月三日

  不知为何全身酸软无力,而且烦得厉害,也许自己病了,昨天晚上天热的厉害,热的我全身是汗,全身湿漉漉的,于是就洗了个冷水澡,又在风扇下面使劲的扇,早上起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睡到半夜时我就觉得不舒服了,老是做梦,梦的很多很杂,不是有人死了又活,就是有人杀我,反正一晚上没有我好过的。太阳穴处紧巴巴的,像被套上一个紧箍咒一样。

  昨天大大的太阳挂在高空,今日却突然下起了雨来,雨下的不大,淅沥沥的,但很影响我的心情,本来自己就不舒服,现在就更不舒服了。我抱了一本书在房间里看,虽然下雨,天还是亮的,不用开灯,坐在窗户的下面一页页的翻着。

  “加缪多好的天才作家,怎么会出车祸死掉呢?真是天妒英才。可惜,可惜!不过也值了,生前还获得一次诺贝尔文学奖,如果我也可以获得一次诺贝尔文学奖,我立刻死掉也愿意。”

  突然打了一个响雷,在我耳边嗡嗡作响,吓得我一惊,把书都掉在地上了,我捡起书,往桌子上一放,起身把门管的紧紧的。们已经湿透了,会不会长蘑菇?房间里闷得很,不知道做什么?拿起一样东西看了又放下,在房间里走来走去,不知道是怎么了,怎么那么烦那?是不是有事情要发生?

  也许自己真的病了,一个鼻孔堵塞,一个鼻孔流黄色的鼻子,我撕了一点纸,把纸搓成锥装,使劲往流黄鼻子的鼻孔里塞。作为一个女人,这动作实在不雅,于是我面对着强,不想被其他人看到。

  突然一个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行至我家门口,一阵砰砰的敲门声,惊吓了我一身冷汗,着下雨天的谁会来?

  “谁呀?”

  “我呀,听不出来吗?大白天的关什么门?是不是房间里藏了男人?”

  “是呀!是呀!我就是藏了男人,怎么的?”

  说着我下床,把门打开,是阿雪,她是我最好的朋友。她把雨伞一收,放在门口,进房间就四处查看。

  “你在找什么东西?”

  “我在找你藏的男人。看看是什么样子。”

  “傻丫头,你还当真了,骗你的,我会有什么男人可藏,值得我藏的男人没有了。”

  “哦!,是吗?是不是还在想着他呀?”

  阿雪一提起他我就知道是谁,我的脸立刻就红了起来,不知道说什么,忙说:“那里,谁还会想他呀,都过去那么久的事情了。”

  不知何时,阿雪把我放在桌上的《加缪文集》拿在了手上,边看边问:“这书好面熟呀?”我见她拿我的书,忙过去抢夺,她躲过去,说:“紧张什么?难道里面有秘密?”

  “那里有!快,我的好妹妹,把书还我。”

  “没有秘密你记者要什么?是不是怕我看到不好意思?”

  我记得不知道说什么,连都有些红了只是伸手给她要书。她掀开扉页,上面写的字还是被她看到了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;思念记于心,盼君早归来。”

  “我到你紧张什么?原来你还记得他,还想着他,既然你心里有他为何不去找他?”

  “那有的事,只是一本书罢了。”

  “那为什么我要看这本书,你那么紧张?”

  “我是怕你看见多想。”

  “你知道我找你是做什么的吗?”

  “有话就说呀,你知道的,我不喜欢猜的。”

  “他今天下午就要回来了,你要不要去接他。”

  怎么又是他,我不想再想起他,阿雪为什么总在我面前提起他,阿雪是在试探我是不是还喜欢他,因为阿雪也喜欢他。

  “我不去了,你自己去吧,你没看到吗?我在流鼻涕,我等下要去看医生。”

  “你这真的不去?不要后悔哦!”

  “嗯,真的不去,你自己去吧!”

  说完,她给我道了再见,撑起雨伞就消失在淅沥沥的雨帘中了。

  我是喜欢他的,我为什么要让着她,就因为她是我最好的朋友吗?爱情是不能让的,我为什么要这么做,我要不要去接他,他下了车第一眼想要看见的是谁?是我吗?还是她?我多么希望他下车后看见的第一个人就是我呀,可是我为什么不去接他那?真是想不明白自己。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,这点别的事情做,把这伤脑筋的事忘掉。可是无论如何脑子里都嗡嗡作响,是我不得安静。

  下午终于不下雨了,我收拾了衣服要去洗衣服去了北京中科医院都是假的,捡了几件衣服都觉得不脏,还可以在穿一天,于是决定明天再洗吧。我忽然想起,我昨天也是这么想的,昨天大大的太阳花在高空,我捡了几件衣服说是要去洗衣服,可是看看炎炎的阳光于是就想,衣服还不脏,等明天天凉一点再洗。我今天又是如此,我这是怎么了?怎么洗衣服的小事也一天脱后一天。难道我真的是烦得无聊?

  我终于忍不住去看医生去了,我真的病了,发烧,发的是低烧,还不到三十六度,医生给我打了一针退烧针,包了一点药,要我回去多喝开水,多加点衣服,现在昼夜温差较大,冷冷热热的很容易使人感冒。我听了一生的话,回去后使劲的喝开水,越喝开水越觉得渴的厉害,不知何时,两瓶开水被我喝完了,却还是渴。

  天黑了,心反而静了许多,不再那么烦躁,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下来,好好的看看书,写写日子。现在做的事情和白天是截然相反的,一个是被迫的,一个是自愿的。

  我第一次那么认真的观察自己的房间,以前从来没有过。房间很狭小,我一个人住刚刚合适。我认为房间的摆设好不好看,全在与床的摆设位置,因为床是房间所有物品的核心。

  我吃了药,有些困了,我要睡觉了,希望今天晚上可以好好的睡上一觉。

  九月十日

  他来了已经一个星期了,怎么一直没有来看我,难道他生我的气了?难道他非要我先去看他?他一个男人怎么那么小的度量?哦,他是不是经常和阿雪在一起,把我给忘记了,这一周连阿雪都没有来看过我。阿雪不是这样的人,她每隔一两天都回来我家里玩的,和我谈心,看我写的文章,给我发表一些那不切实际的谬论。这是怎么了?怎么他们两个都没有来?是不是出事了?还是他们两个在一起欢乐的把我给忘了。我多想去阿雪家里看看出了什么事情,可是我怕,我怕他在阿雪家里,到时候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,做出一些让人想不到的事情。我要去吗?

  我没有去,还在在家里等,等他们来看我,等他们来为我解释。他们为什么要向我解释?我是他们什么人?他们不需要我向我解释的。可是我还是一厢情愿的等,我的心告诉我,他们一定会来的,即使他不来,阿雪也一定会来的,等阿雪来了我就什么都知道了。

  等到晚上他们一个人都没有来,这是怎么了?难道他们真的在一起高兴的把我给忘了?他们在一起了吗?如果他们真的在一起我应该高兴才对,为什么这么烦恼呐?我应该为阿雪高兴,也应该为他高兴,他也喜欢阿雪的,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他们早就在一起了,是我耽误了他们的爱情,应该我想他们道歉解释才对,我怎么坐在这里等他们向我来道歉解释那?

  一天过的怎是那么快,天黑的厉害,什么都看不见,我没有开灯,我想在黑暗中度过。窗外狗叫的厉害,像放了狂一样,狗很少有这种叫法的,我也懒得管狗为什么这么叫,我在黑暗中摸索着,爬到床上,不知何时我睡着了。

  九月十一日

  今天我终于出门了,我不喜欢出门,不喜欢看见别人丑恶的嘴脸,每个人都带着善意的人皮面具,内心却隐藏着龌龊的思想和卑劣的行为。可我为了知道他的消息我还是出门了。路上见了每个熟悉的人我都要向他们微笑,打招呼问好,不然,他们会在背地里说你没礼貌,没家教,没素质等,甚至还有更难听伤人的话语。

  他们真的在一起了,从他来的第一天他们就在一起了。他来的那一天我如果也去接他,他们还会在一起吗?我突然想哭,看什么都不舒服,回家的路上有好多东西受了我的虐待。

  回家后我发火了,把东西都丢在地上,使劲的用脚踩,以解我心头的火气。此时想的全是他的坏处,还有阿雪的坏处。想他这里有毛病,那里有毛病,阿雪也是一样,到处都有毛病。阿雪有狐臭,阿雪有脚气,都传给他,要他受不了,他就会选择来找我。

  我后悔了,我会后我为什么没有和阿雪一起去接他,也许他下车想看到的是我,因为我没有去,他生气了,他看见了阿雪,就用阿雪替了我,使他们在一起了。

  我拿起《加缪文集》,翻开扉页,把扉页的一张撕了下来,把书一丢,看着扉页上的字,心里痛想到,什么执子之手?什么与子偕老?什么思念记于心?什么盼君早归来?全是废话。还爱你的他?哈哈,爱我的他?骗人,现在他哎阿雪了。这个我应该给阿雪了,这个的主人已经不是我了。然后把扉页撕得粉碎,抛向了高空,碎片像下雪一样,落在了我的身上和地上。看着落在地上和我身上的碎片我又后悔了,我为什么要撕掉那?这是我们唯一值得回忆和留念的东西,我真是不该,于是我又把碎片从地上一片一片的捡起来,试图在把碎片拼起全国白癜风爱心大使来,哈哈,我太天真了,不可能了,因为我撕得太碎了。

  房间里被我弄得凌乱的不得了,衣服散了一地,几本书也扭曲的躺在地上,个个没有好意的在向我瞪着眼睛,好像要找我报仇似的,我像看见魔鬼一样,疯狂的跑到床上,拉起被子,蒙着头,不知何时却又睡着了。

  九月十五日

  他们回来了,他回来后就带着阿雪去旅游了,去我们县的一个小的旅游景区,虽然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,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景色,但是他们都是一脸的喜气和兴奋。看他们的样子他们玩的一定很高兴。

  如果我去接他了,他会带我去旅游吗?哪怕在村庄的田野外走走我也高兴,采一些野花,看一看白云,多么幸福而又浪漫的事呀!这一切的向往都被我毁了,我为什么不去接他呐?如果我去接他了,他一定会带我去旅游的。

  下午他们来找我了,我知道他们回来后回来找我的,我就早早的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,在桌子上故意放着几本他放给我的书,可以让他看见,想起我们以往的快乐往事。

  他们没有牵着手来,这使我很高兴,也很欣慰。他们一前一后的走着,阿雪在前面,他在后面。我在窗户边久望他们多时了,看见他们一前一后的走来,我就匆匆躺在床上,装作生病的样子,看他是否还关心我。

  门没有关,阿雪先进来的,他跟着阿雪后面就进来了。阿雪进门后看见我躺在床上,问我:“怎么还赖在床上,你看看谁来了?”

  我故作不知的样子问:“谁来了?全身无力,起不来,让他走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过来我看看。”

  “你没那么娇气吧,平时你生病都不躺在床上的。你说那样像一个久病等死的人,今天你怎么也躺在床上了?是不是今天知道谁要来,故意躺在床上装病的”

  阿雪的话说道我的心里去了,我突然好讨厌阿雪,讨厌她多嘴,讨厌她多事,讨厌她总是在我们之间说来说去北京白癜风哪家好,最后我们终于被她说散了。此时我多么不想和阿雪说话,多么希望阿雪此时能够消失,可是……我只能这么想,阿雪是我多年的朋友,不能因为她此时一些讨厌的话语就否定我和她之间的情谊。我很想骂她几句,狠狠地骂她几句,骂人使不能解决问题的,我还是强忍了。我还是继续装,装作病的很厉害的样子,脸上却带着一些微笑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参加活动:0

组织活动:0
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 Templated by 群居

手机/微信/QQ:18818770001

©群居

GMT+8, 2018-10-19 18:18 , Processed in 0.430878 second(s), 39 queries .

服务热线:18818770001

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